收藏网站 | 招聘信息
主 页| 今日天穆| 民族之声| 艺术高清| 天穆发展| 天穆风情| 天穆文体| 宗教民情| 图说天穆| 天穆人| 视频天穆| 史海钩沉 天穆文化网
快讯:   ·牛到吉祥转乾坤——当代著名画家陈丙利笔下的牛 ·“守静澄澈——陈军、单连辰花鸟画迎春展”在鹤艺轩开幕 ·天津市书画艺术研究会山水画艺术研究院走进西姜井迎春送福进万家 ·天津青年画家杨海涛的“画外功”:国画与京剧 ·天津画院新时代“红色文艺轻骑兵”小分队走进静海区 ·不走寻常路的“画痴”王明亮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李尔山读董铁山画作有感 ·“守静澄澈——陈军、单连辰花鸟画迎春展”1月24日将在鹤艺轩开幕 ·心象·墨韵——范扬人物画作品展 ·著名画家王冠惠做客怀德书院“孙其峰艺术研究院公益讲堂”
首页 >> 艺术高清
天津著名画家马明的如烟往事:上下求索,乐在其中
天穆网:www.tm022.com  时间: 2020-06-20 09:15:03

 



马明

 

    上下求索,乐在其中

    马明

    搞艺术是要有天赋的,或是家学渊源。这好像是人们的共识。我就不同了,翻看我祖宗八辈以上十八代,也找不出一个与有艺术有关的先人。所以在我的血液里就没有那种高贵的血统和遗传基因,历史注定了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对此深信不疑,当什么劳什子艺术家我从来就没想过。不但如此,我从小就笨,十二、三岁之前也只学会三句话,加起来总共不过五个字:“嗯”“啊”“不知道”当时我觉得这就足够了,就这五个字对我来说是何等的珍贵,也是不轻易说的。不逼急了,也是免张其口的。那时,家里人,外人,大人小孩都叫我”哑巴”对我友好一点的年长者,称我为“小哑巴”。这些人我至今难以忘怀。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来了一位姓刘的男老师,很年轻。他想尽了办法让我开口说话,都没有成功。最后收了我的全部课本,叫我站在教室的后墙根,从此教室里没了我的座位。这一站就是两个学期。后来,我的一位阿姨发现了此事,当时她是学校的一位领导,主管中学部,听说此事后亲自过来查看,果真如此,又问了班干部才知我已经站了两个学期。怒不可遏。她认为欺负一个可怜的哑巴孩子,天理不容。其实,我自己当时并不这样认为。当场就把我带回家,给她丈夫说着说着还哭了。很快就换了个女班主任,和蔼可亲。我也有了自己的座位和崭新的课本。从此再也没有见过刘老师,后来,听说哪位刘老师被开除了。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回想想起来,还觉得他是一位好老师。他不但是班主任,算术语文都是他教。他教学很特别,每当上新课,他都是站在讲台下,让同学们挨个到讲台上先讲,然后他再做个总结性发言,一锤子定音。当时班里的学习气氛是相当的热烈,乱哄哄的,有时同学之间争的面红耳赤他也不制止。我是一个特别不爱学习的孩子,也被这种气氛所感染,情绪还是有点小冲动的,总是伸长了脖子认真听。也就是在那个时段我开始喜欢上学习。小学毕业也就赶上了文革,一停课就是三年,六九年复课,算是上了中学。其实就没学什么文化课,直到下乡再教育。那时我的一个表哥住在我家里,当时他是新疆艺术学院的学生,小提琴是他的专业,其它乐器也玩的很溜,画也画的好,我非常钦佩他。对他说的话,我是非常的顺从。他起初启发鼓励我要学着说话。给我找了一本郭小川的诗集,让我朗读。他说:“你一定要学会说话,否则以后连恋爱都谈不了,没有漂亮丫头子喜欢你。”他的这番话对我触动很大,虽说小,但我还是很关注漂亮丫头子的。我在这方面还是早熟的。我两住一个屋,白天我一个人时,一句一句诵读,到了晚上躺在床上,让我背诗词,他给我提词。这才真正开始了我说话的生涯,终于开始说出声了,词汇量也多了起来。也许会有人认为我当时是自闭症,其实我心理很正常。就是爱干体力活。再赃再累我都不怕,就怕学习,怕说话。到现在都是如此。宁肯出力气干活也不愿说话。小时是无意识的不会说话,成年以后是有意识的尽量避免说话,认为人一天会说很多话,基本上都是废话,甚至是混账话。我就经常为自己的混账话而懊悔。因为尽量避免说话的习惯,使我避免了一些潜在的危险,同时也赢得了好的人缘关系和机会。回想我这一辈子,没有轰轰烈烈,大起大落,平平安安,顺顺当当的过来了,也就靠着这俩大法宝。少发议论,多干活。

    与表哥相处,我真实的感受到了宽容与理解。他明明白白告诉我:你的前途就是下乡,没有别的选择。像我会拉小提琴什么的,即便下了乡也不会太累。你就不同了,你什么都不会,就只有下苦力,而且还不容易上来。你现在正天无所事事,不如学点子东西。学音乐你是没那个天分,不妨学学画画吧,将来下去办个板报,搞个宣传什么的还能用上。”我有些为难:谁来教我呢。他说:“只要你想学我教你呀。”我说:“好。”第二天他从学校带回一大卷白报纸和铅笔还有一本小人书《鸡毛信》。他先给我做了个示范,从画中选了一只羊,几笔就画出来了,与画中的一模一样,我惊呆了,觉得太神奇了,表哥太了不起了。他让我画,拿上笔手就抖,不听使唤。搞得我满头大汗。也没画出个东西。当时我都想哭。他安慰我,不着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看我现在这样,也是练了好长时间,刚开始和你一样的。只要每天坚持很快就会学会的。就这样我每天快快的把家里的活干完,就开始照着小人书画。晚上表哥回来请他点评。每天都能得到他的表扬,我特别的开心,劲头更足了。不出三个月我已经能够整幅的临摹了。我按照画面的比例放大,用尺子画出边线来,几乎和原画一模一样。然后按顺序挂在墙上。邻居大人小孩都过来观看,赞不绝口:“这小哑巴行啊。会画画了。”在表哥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两件事情,一个是说话,一个是画画。常人看来不是个什么事,但对我的童年来说却是天大的事。由此对自己开始有了信心,对学习再也不那么惧怕了。也由此逐步走上了绘画的道路。

    一九七一年我果真别无选择的下了乡。吐鲁番县火焰山公社红旗三大队二小队。小队很小,但分配的学生却有二十四人。那时对知青完全是无人管理的状态,拉帮结伙,打架斗殴,偷鸡摸狗,闹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我当时极其厌烦。正好小队要选拔去一个叫黑沟的深山里修渠,条件很艰苦,不要知青。我找到大队书记坚决要求去,书记见我坚决也就答应了。其实我当时就想远离是非之地。临走,一个叫彭玲的女同学来送我,塞给我一本书,我一看是一本崭新的毛泽东选集四卷和诗词的合订本。我时常为她背柴火,干些力气活,关系处的不错。她说:“去了都是维族老乡,也说不到一块,也找不到别的什么书,就带上这本书吧,实在闲了,可以解解闷。”我当时有些哭笑不得,因为那时把学习毛主席著作已经搞得非常庸俗化了。我顺手就塞在了行李里。连谢谢也没说。心想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我还的操心保管好了,稍有损毁,让人抓住把柄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坐着马车走了两天才到了地方,条件艰苦自不必细说,一句话概括就是在哪的几个月,我是把这一辈子的苦,都吃尽了。去的都是壮劳力,几百人的队伍就我一个汉族知青。起初相当的不适应,没几天也就适应了,包工活,谁先干完谁先走。我天不亮就出工,半天也就完了。没地方去玩,百无聊赖,就拿着毛选,爬到山上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架一堆火,把衣服脱个精光,翻过内衣,在火上使劲一抖,只听得噼里啪啦,虱子抱着团的掉入火中。然后打开毛选从第一篇《湖南农民运动的考察报告》读起。那时我看书都是大声朗读。一直读到四卷的最后一篇《唯心历史观的破产》。起初没什么感觉,越读就感觉到的东西越多,逐渐就有了兴趣,随着反复诵读的遍数越多,兴趣也就越加浓厚。甚至我将注释都认真的反复读。感觉每读一遍就会有新的收获。后来读毛主席诗词,反复大声朗诵。几乎全部都能背诵。我选了一块突出山体的山石,站在巨石上,面对群山背诵主席诗词,觉得极为过瘾。那时的确觉得读毛主席的诗词我选的那个地方极为合适,我的声音在群山的山顶中回荡,波澜壮阔,无法阻挡。

    也不知道我反反复复读了多少遍,后来都散了页。这是我一生读的最认真的一部书。也从此也就奠定了我的思想基础。我认为这是一部认识论和方法论的伟大的著作。这是那一代人中的最为精英的人们的集体智慧。是在实践中产生,又经过无数的成功与失败的经检验出的理论。她的核心思想就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反对主观主义,经验主义和本本主义,反对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事物。我后来也读了西方一些著名哲学家的著作。我个人的感受是他们的思想固然伟大,但大都是植根于西方文化背景和社会架构的产物,是他们个人思想的结晶。在某些个别方面与孔子思想有着契和,在表达方式上还是比较抽象的,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不是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缺乏普遍性,深远性和实用性。我一直以为,中国最伟大的思想家有两个人,一个是孔子,一个是毛泽东。他们有着共同的特点,他们的思想都是社会精英们集体的智慧。他们的思想都成就了中国不同的历史时期。他们的思想方法是具象的,即便是普通人也能看得懂,摸得着,行得通的。毛泽东思想的产生也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她结束了以孔子 思想所指导下的 社会架构。建立起了一个新型的符合中国实情的国家架构。当然,在建国初期国家走了不少的弯路,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有理论家在评价那段历史时说那是探索中的失误。我是不同意这个说法的,我认为,那是因为脱离了毛泽东思想的必然结果。包括毛泽东本人。我是一个无党派人士,又长期游离于体制之外,对意识形态方面的认识是忽略的,更不是政治理论家。不可能用政治理论的高度去解读毛泽东思想,我是一个务实主义者,只知实事求是,就事论事,反对盲目的崇拜,也反对全盘否定,要言之有据,不能空喊。我以为只有据有正确认识世界的能力,才会有改变世界的方法。认识是第一位的,有了正确的认识,解决的方法就简单了。我现在深感遗憾的是,现在人们仿佛忽略了毛泽东思想的重要性。张口闭口都是西方哲学家的名字和他们的哲学著作。作为学术著作是不是也应该读一读《毛泽东选集》呢。不读就没有对比呀。有时,我的一些年轻朋友问我应该读什么书,我首先推荐他们先读《毛选》,要反复读。力争吃透。我的读书体会是读经典要盯着死读,要力透纸背。其它的书泛泛读一些就可以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句话地球人都知道,但,为什么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估计很多人是回答不了的。其实读书与行路就是理论和实践的问题,要解决的 就是一个思想方法问题。人与人之间在智商上是没有差别的,差别就在于思想方法。思想方法决定于对事物的认知能力,你的认知力越准确,解决问题的方法就越有效。要尊重客观,要调查研究,不要自以为是,自以为聪明。我们人类之所以会犯错误,就是自以为聪明所致。

    五个月的修渠任务完成回到队里,同学和老乡们都说我像是变了一个人。完全不是以前的我。我自己也觉得不论想什么事,干什么事都有了根了,有了极强的方向感。再没有浑浑噩噩的感觉了。这就是自我认知的的开始吧,这种认知一直持续到现在。一九七二年夏天,经贫下中农推荐从农村上来,在铁皮制品厂当了一名工人。我立志要上大学,那时上大学不要考试,都是组织推荐。凭我的家庭出身是不可能被推荐的。但我坚信,这样不正常的状况很快会结束。社会最终是要进步的,要进步就得要有真才实学的人。考试制度最终是要恢复的。我去找我的中学老师李青山,他是陕西师大数学系毕业的高才生,也是因为出身地主家庭被分配到新疆。他是比较了解我的。对我很支持。我那时上班午休时间短,下午下班就要早一点。一下班直接去他家上课。虽说我是初中毕业,实际文化水平也就是小学。在他的安排下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复习,主要就是数学,很快就进入初中课程,起初是费了些功夫,着急上火。后来进入状态,进展就快了起来。李老师的教学方法我很是适应。就是把一道题反反复复变着法作。他的逻辑就是学数学就是要善于给自己出难题,不断地难为自己。这样学习就会举一反三。关键还是要落实到自学能力的培养。他说:“学数学,假如依赖老师讲才能搞得懂,那是学不好数学的,要开动自己的头脑,调动起自己的思考功能,只有独立思考才能真正学好数学。”其实那门学科不是如此呢。

    有一次,牛奶公司要向厂里定制一批打牛奶的提子,从一百克到五公斤的。那是厂里的老师傅不会计算,只能估摸着下一快料,做成桶状,再把称好的牛奶倒进桶里,画个印,再把桶展开,以此下料。但这次牛奶公司要求每个提子的高和直径要相等。这下就难住了老师傅。我下班回家,干了一个晚上,计算出不同分量提子的下料图。天还麻麻亮就赶到李老师家,请他审核。他看了计算公式说没错,都对。我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又匆匆赶往厂里。在食堂吃了饭,才响起上班的钟声。我看车间主任闲下来喝茶的功夫,就拿着图纸给他看。那时我是一个进厂一年半的学徒工。他对我有些不屑。我耐着性子给他讲。他不耐烦地说:“你先做出一个试一试。”我做了一个五百克的提子给他看,他带我去了食堂,称了五百克牛奶倒进提子,将将好。他很是吃惊,在我头上拍了一下:“好小子,这些奶子就奖励你了,喝了吧。”他这才从我手中接过图纸,回到车间。交给一位老师傅,按图纸每种提子做一个,又去食堂核对,个个准确。这下可了不得了,我一下成了厂里的名人,各个车间都在议论我。当然也有说风凉话的,说什么:“嗨,我们这些老家伙没用了,小鬼要翻天了。”其实小鬼也翻不了天,要说手上的功夫,没个十年八载是赶不上这些老师傅们的。那时我的精力的确旺盛,每天睡不了几个时辰。中午快快吃完午饭,就躺在工作台上睡一会。那时工人都利用休息时间做点私活,榔头砸铁皮,那声响震天价响。我是躺下就着,有老师傅说:这孩子血脉旺盛。那时我的学习都是秘密状态,在厂里是不敢有丝毫的流露。在工厂的那段经历,是我比较得意的一段经历,我时不时的用此吹吹牛。

    那时,我爹也从农场回来了,但劳动改造还的继续,每天干着繁重的体力劳动,晚上回家已经是筋疲力尽。令我奇怪的是,他经常带书回来。是当时严禁的外国书,封面是白色的,黑体字的印书名。我问他,不说。只是每天晚上让我给他读书,他躺在床上,举书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依靠我给他读,否则他是不会让我接触那些书的。我一读,他就很吃惊:怎么读的这么流利,还口齿清楚抑扬顿,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他哪里知道,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哑巴了,已经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工人阶级了。(哈,哈。)那些书的内容,令我震惊,对我已经形成的思维模式来了一次摧毁性的打击。我哪里接触过这些书,听都没听说过。当然现在这类书是司空见惯了。我记得给我爹读的第一本书是苏联的当代小说叫《多雪的冬天》书中的爱情故事,对性行为的描述是那样的详尽和细腻。读到这些章节,声音是无法控制的颤抖,浑身燥热,雄性激素猛增,我几乎就要奔溃。完全颠覆了我的三观。那时,我还想:难怪要禁止这类书,对人的毒害也太大了。当时还读了,《第三帝国的兴亡》《韩战纪实》《中印战争》《飘》等。读到后来也就冷静了下来,开始了自己的思考。对于一件事,一个事件,一段历史,不是只有一种说法。还会有完全不同的叙述和解读。当我完全冷静下来,就会分辨出那个说法更接近客观事实。同时,我也意识到要想准确的了解历史事实,是一件非常难做到的事情,甚至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如何取舍,这就取决于你的价值取向,所以我从来不纠结于历史问题。无疑,那次的读书经历对我的判断力是一次检验和提升,对我的价值取向也是一次修正。更加坚信毛泽东思想的正确性,也明白了看待问题的格局要高,胸怀才能博大,才能多方位考量事物,才会正确认识世界。读了很多哲学著作,最终还是回到了毛主席著作。

    毛泽东思想奠定了我的思想基础,使我具有一定的独立思考的能力,而独立思考又是多么的重要。(未完,待续)

 



马明画像。 天津美院教授、著名画家庞黎明作。

 

    马明,汉族,祖籍河北省唐山市。1953年8月生于新疆乌鲁木齐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新疆美协会员,天津美协会员,现居天津美术学院。1974年就学于新疆艺术学校,1977年就学于天津美术学院花鸟画专业,师从于孙其峰、萧朗老师。1980年毕业回新疆乌鲁木齐,分配至新疆轻工厅工艺美术公司研究室从事花鸟画的创作至退休。2012年阖家定居天津市。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马明作品

 

 

 


著名画家马明的“三无”、“三不”与“三自”


著名画家马明:胡杨精神激励着我画胡扬


-
画家马明:白描可以取代素描吗?

高清图:大漠之风-著名画家马明作品欣赏
高清图:大漠之风-著名画家马明作品欣赏

戈壁滩上涌清泉—著名画家马明新疆花鸟画印象
·戈壁滩上涌清泉—著名画家马明新疆花鸟画印象

张蒲生、何延喆、马明春节前夕看望恩师孙其峰
·张蒲生、何延喆、马明春节前夕看望恩师孙其峰

在津新疆籍画家马明受委托给著名画家杜明岑拜年
·在津新疆籍画家马明受委托给著名画家杜明岑拜年

 

 

 

 

 

 

 

 

 

   [推荐] [收藏] [关闭]
文章来源: 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 柏克
 
  >> 相关新闻
 
 · 我心中的爸爸邓家驹
 · 天津海洋画家郭文伟荣获“十大抗疫先锋艺术家”称号
 · 著名书画家李毅峰:任伯年的代表作《东坡玩砚图》
 · 胡杨魂·中华情——有感于马明画胡杨
 · 2019年度中国美术家协会个人会员申报终审公示 天津15人入选
 · 《知行墨境——当代中国画艺术名家系列·卢新利作品集》出版发行
 · 天津著名画家马明的如烟往事:上下求索,乐在其中
 · 愿山河无恙——著名书法家叶赫那拉·振海三代同堂以笔为枪为全民抗疫而
 · 著名画家吕大江践行初心使命 绘就精品献爱心
 · 著名画家肖映梅笔下的“四君子”:逆境中的精神动员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 合作伙伴
国家民委网 | 北辰政务网 |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国网 | 中国新闻网 | 央广网 | 央视网 | 凤凰网 | 中记联网 | 天津网 | 今晚网 | 天津美术网 | 滨海高新网 |

Copyright @ 2009 Nfdaily,All Right Reserved
天穆文化网版权所有
天津渤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津ICP备12003044号-6 津公网安备12019202000184号